大火过后巴黎圣母院陷入铅阴影

 {dede:global.cfg_indexname function=strToU(@me)/}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9-29 18:11

  8月8日,巴黎圣母院附近的隔离墙。一些民众要求政府用密封塑胶膜包裹整座大教堂,以防止铅颗粒扩散。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

  8月8日,一名身穿防护服的工人在净化巴黎圣母院附近的学校。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

  巴黎圣母院毁灭性的火灾已过去近4个月,附近的居民发现他们面临新的威胁:铅中毒。

  据法国“Francetvinfo”新闻网报道,8月初,一系列被泄露给法国新闻调查网站“Mediapart”,随即在大大小小的媒体上掀起一阵飓风。文件显示,圣母院周边地区的铅污染水平,达到了官方安全标准的500至800倍。

  包括那座著名的尖塔在内,圣母院的屋顶使用了大量的铅。在中世纪,这是普遍的做法,19世纪的建筑师也因循此道。据美联社报道,人们最初估计这座教堂的屋顶含有210吨铅。如今,一些环保组织怀疑,实际数字超过450吨。

  这种蓝灰色金属的熔点低,温度超过400℃就会逸出大量铅蒸气,在空气中迅速成为氧化铅毒雾,对儿童和孕妇毒性尤甚。4月15日的大火彻底烧化了圣母院的铅顶,毒雾覆盖了整座城市。

  据英国《每日电讯报》报道,8月7日,巴黎卫生官员发现两名儿童血液中的铅含量严重超标,另有16名儿童在“危险线”上,需要进一步监控。火灾后,当局对175名儿童进行了血液检查。

  巴黎卫生机构ARS表示,在最严重的两个病例中,第一例在数周前被发现,医生称,高血铅水平可能与其家中阳台的铅含量有关;第二个孩子来自圣母院附近的一所学校。该校于7月被关闭。

  ARS已告知家长,这两名儿童需要定期体检,但尚无具体的治疗方法。“(目前的局面)表明应保持清洁,减少儿童接触铅的风险,也表明了继续验血的必要性。”当局称。

  据《纽约时报》报道,全副装备的工人8月8日开始对圣母院附近的一些学校进行净化作业。在距离大教堂几百米远的一所幼儿园兼小学,身穿白色防护服、戴着面具的工人在操场上喷涂黏合剂,以便将铅颗粒固定,随后移除操场的表层。全部工作预计在9月开学前完成。

  据英国《卫报》报道,圣母院及周边地区的净化工作曾在7月25日被叫停,因为劳动监察员认为,在缺乏防护的情况下处理铅污染对工人不人道。

  同一天,巴黎市政府因检测到铅污染,暂时关闭了巴黎第六区的一所学校。当时,那里正在为180名儿童举办假期俱乐部。那名被检出高血铅的孩子正是其中之一。

  其他几所学校也接受了“深度清洁”。8月12日,巴黎政府将圣母院及其周边地区封闭,装备了级别更高的防护和去污设备的工人“重装上阵”,展开为期10天的深度清洁。配套的新措施包括使用能吸收铅的凝胶,用法类似面膜:涂在地面上“敷”3天,再铲掉。另一种办法是用高压水枪和化学试剂清洁土壤。政府表示,将“确保不在作业区外产生任何污染”。

  “我们在圣母院周围500米内进行的所有测试结果均呈阴性,说明风险不存在。”8月7日,巴黎副市长伊曼努尔·格雷瓜尔对法国LCI电视台坚称。

  但市政府曾在8月初透露,圣母院周围500米范围外的一些学校和托儿所的操场、窗台上,仍能检测到每平方米超过1000微克的铅颗粒。格雷瓜尔承诺,这些地方都将被“严格清理”,只有在当局认为安全的情况下,才会让孩子们开学。

  “这座城市不会冒任何风险。”他说。不过,他拒绝了家长协会和一些居民用密封塑胶膜包裹整座大教堂、防止铅颗粒扩散的要求。

  不安和怀疑在街头巷尾发酵。污染究竟有多严重?为什么不早些点明这种公共卫生风险?为什么市政府拒绝正面回答这些问题?

  舆论认为,当局早就意识到了灾难的规模。4月15日,全世界目睹了大教堂周围暗黄色的烟雾,这是铅蒸气的表征。一些环保团体警告,这像袖珍版的切尔诺贝利事故:铅尘随风飘散,有毒沉降物覆盖整片地区,就像放射性尘埃一样。

  5月13日,距离火灾将满一个月之际,巴黎首次检测了大教堂附近学校的铅含量,然后告知校长们,“没有明显的健康风险”。法国24电视台称,法兰西岛地区的卫生局当时建议民众用湿布清理灰尘,孕妇及儿童要勤洗手,并在“必要时”寻求医疗建议。

  但眼下的情况表明,官方的举措远远不够。“Mediapart”网站曝光的文件显示,暑期举行儿童夏令营的学校中,铅含量比通常能触发警报的水平高出10倍。

  有问题的不仅是学校。根据ARS的说法,在大教堂内、邻近的公园和街道中测得的铅含量仍然是“天文数字”。这些地方从未被标记过危险等级,街道仍然熙熙攘攘,游客和居民川流不息。

  7月26日,法国非政府环保组织“罗宾汉”宣布将起诉巴黎市政府,因为后者忽视公共健康,甚至“故意危害人民”。

  “人们面临死亡威胁。”“罗宾汉”负责人杰奇·布莫玛告诉法国24电视台,该组织早在数周前就发出警告,但政府“既没承认,也没警告过这种危险”。

  英国《卫报》称,火灾后不久,“罗宾汉”就敦促当局尽快处理瓦砾、灰烬和废水。5月9日,他们警告“大教堂已沦为有毒废物状态”。巴黎警方随即公开反驳称,空气中没有危险。当局仅在4月27日发布过一个关于圣母院附近铅含量升高的告示。

  布莫玛指出,铅灰尘可能在大教堂周围近两公里的范围内扩散。这个范围内有巴黎最受欢迎的一系列景点,比如繁忙的塞纳河码头、露天书摊、圣米歇尔广场,此外还有几十所学校。

  在大教堂附近,布莫玛震惊地看到,去污工人和环卫工毫无防护措施地工作。“左岸的书摊是暴露的,他们没得到任何一位官员的警告。”他说,“咖啡馆的露台继续开放,根本没有任何警示。”

  巴黎市政厅拒绝回应“罗宾汉”的指控,检察官正在研究是否应立案。政府的反应很难令民众安心。“截至目前,我们收集到的所有数据都表明,居民的健康得到了保护。”7月19日,ARS坚称,大教堂周围的铅含量是很高,但每平方米1000微克的安全值是室内封闭空间的标准,而非户外。

  美国《时代》周刊指出,巴黎对公共道路上的铅污染水平没有官方限制,因为铅在建材、管道和车辆燃料添加剂里很常见,巴黎街头的平均含量高达每平方米5000微克。

  但巴黎规定,如果室内铅含量达到每平方米70微克,学校就应该进行疏散和彻底清洁。ARS表示,学校的安全标准定得格外高,不能作为发出“全社会健康警报”的依据。

  在美国《赫芬顿邮报》看来,相关地区的总体平均指标可能仍处于安全水平,但一些建筑内的读数肯定超标了——不幸的是,它们正是学校。儿童暴露其中或许不足以患上急性铅中毒,导致呕吐、肾脏损伤、高血压、贫血和免疫力下降,但这绝不意味着万事大吉。

  事实上,铅污染尚无具体的阈值,有时微量的铅也能造成严重影响。慢性铅中毒对低收入地区儿童的长期影响,是个至今仍令人们争论不休的话题。大规模暴露在铅污染中的巴黎儿童会变成什么样,谁也说不准。

  这同样适用于成年人。巴黎关闭了大教堂周边区域,但在更远一些的开放区域,铅含量仍然高得吓人。据《卫报》报道,圣米歇尔广场的铅微粒达到每平方米2.8万微克。

  承受了惨痛的损失后,巴黎希望尽快回到正轨。布莫玛承认,悲伤和混乱的状况让法国人深感震惊,宁可叫环境问题“靠边站”。法国总统马克龙承诺立即重建大教堂,对铅的担忧就像在给重建工作拖后腿。

  这个问题被忽视的后果就是,铅阴影在时隔3个月后以更糟糕的方式卷土重来。“大火肆虐时,当局明知道屋顶和尖塔有几百吨铅。”“罗宾汉”的负责人之一夏洛特·尼哈特告诉法国《巴黎人》报,“他们本应立即采取消毒措施,他们本应疏散居民。”